联系我们

新闻详细

首页 > 建筑工程 > 详细内容

合同无效后承包方是否可以要求工程款利息损失

来源:/news/58.html 时间:2016-12-22

 

合同无效后承包方是否可以要求工程款利息损失

原告固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诉称,2011615日,原告与二被告签订了外墙真石漆施工工程合同书,合同约定:施工面积暂定16 700平方米,结算按实际施工面积为准,单价每平方米74元,合同工期为60天内完成。原告依约完成了施工任务,二被告先后支付了400 000元工程款,尚欠1 644 652.56元工程款至今未付,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1 644 652.56;二被告承担案件受理费。

被告一建公司辩称,被告一建公司工程项目部是施工企业对承建的工程项目在施工行为时临时设立的施工组织机构,工程项目部并不具有分、发包工程的主体资格,无权将由一个承包单位完成的外墙真石漆工程分包给原告施工。因此被告一建公司不负有给付原告工程款的义务。

被告同江伟业公司辩称,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主张的工程款应当由被告一建公司承担,与被告同江伟业公司无关。

根据本院审查认定的证据,结合双方当事人陈述,本案基本事实如下:2011615日,原告与二被告签订了长安新城5253号楼裙房外墙真石漆施工工程合同书,合同约定:施工面积暂定16 700平方米,结算按实际施工面积为准,单价每平方米74元,合同工期为60天内完成。2012615日,经原告与被告同江伟业公司核对确认,该工程的实际施工面积为27 630.44平方米,工程总价款为2 044 652.56元。被告同江伟业公司先后支付给原告400 000元工程款。

法院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建设工程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实际施工人以发包方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中,被告一建公司的经营范围系处理善后遗留问题,不具备承揽建设工程的相应资质,故原告与二被告签订的《外墙真石漆施工工程合同》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属无效合同。原告施工的建设工程已竣工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故对原告要求被告一建公司给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伟业公司做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原告主张的工程款中包括工程总价款5%的工程质量保修金,因质保期未满两年,该质保金应在质保期结束后另行返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四十二条,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条、第二条、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佳木斯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给付原告厦门固克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欠款 1 542 419.93;

二、被告同江市伟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上述款项承担给付责任。

本案是典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纠纷,涉及的问题主要包括:1、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2、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后工程款的结算;3、发包人对实际施工人的付款责任。

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受到不同领域的多部法律及其他规范性文件调整。法律、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中调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强制性规范就有六十多条,如果违反这些规范都以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为由而认定合同无效,不符合《合同法》的立法本意,不利于维护合同稳定性,也不利于保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会破坏建筑市场的正常秩序。法律和行政法规中的强制性规定,有的属于行政管理规范,当事人违反这些规范应当受到行政处罚,但是不影响民事合同的效力。从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范内容看,可分为两类:一是保障建设工程质量的规范,二是维护建筑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规范。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条及第四条将这两大类分为以下五种情形:一是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二是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三是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四是承包人非法转包建设工程的;五是承包人违法分包建设工程的。另外,《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等基本法律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也应当适用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本案中,被告一建公司的经营范围系处理善后遗留问题,不具备承揽建设工程的相应资质,故原告与二被告签订的《外墙真石漆施工工程合同》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属无效合同。根据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条的规定,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与他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

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后工程款的结算原则。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无效合同的后果是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因其特殊性,已经履行的内容无法作返还处理,只能折价补偿。合同无效后工程款的结算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款,另一种是以定额为标准结算工程款。实践中施工方往往主张合同无效,并推翻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要求按照定额标准审定工程造价并结算工程款,而发包方与转包方往往主张合同有效,即便认可合同无效亦要求按照合同约定的原则结算工程款。究其原因在于,定额标准中已经包含了施工方的利润,而目前我国建筑市场的实际情况是,施工方往往把工程报价压低,或者向发包方承诺在定额标准基础上下浮一定的比例,以取得工程的承包权,故按照定额标准结算工程款对施工方来说利润更丰厚。根据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应予支持,即确立了参照合同约定结算工程价款的折价补偿原则。此种结算方式更具有合理性。理由如下:1、合同无效是由于双方的行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予以禁止。但工程款的结算原则是当事人自行约定的,只涉及当事人之间的利益,法律没有必要强行干预,故合同无效并不必然否定结算条款。2、合同约定的结算原则是符合当事人预期的,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如果由于合同无效而推翻结算原则,将会产生无效合同的工程造价比有效合同更高,施工方因其违法行为反而可获得更大的利益,从某种程度上鼓励了施工方的违法行为,这既不符合法律的基本精神,也不利于平衡各方当事人的利益。


三、发包人对实际施工人的付款责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实际施工人应向与其签订合同的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工程款,但鉴于连续转包、分包合同纠纷中拖欠工程款的行为往往带有连续性,且工程造价的审定及确认、已付工程款与甲供料的对帐涉及发包人、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及实际施工人各方,如机械地按照合同相对性原则审理案件不利于查明事实,分清各方的权利义务,人为造成诉累。对此种情况,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这是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对合同相对性的突破。本案中,原告以发包人及转包人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且其施工的建设工程已竣工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原告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应予支持。被告同江伟业公司作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原告承担责任。此原则适用于系争合同之外的所有转包、违法分包方,且只要发包人付清了工程款,则免除发包人的付款责任,而发包人直接支付了工程款应计入其与承包人的结算中。以本案为例,被告佳木斯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原告承担合同责任,对于被告佳木斯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付款义务,被告同江伟业公司在其拖欠被告佳木斯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付款责任,鉴于被告同江伟业公司向被告佳木斯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支付的工程款未超过合同约定的比例,存在欠付事实,故其应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原告承担付款责任。


免责声明:本库所有资料均来源于网络、报刊等公开媒体,本文仅供参考。如需引用,请以正式文件为准。

相关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