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详细

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天津市医疗风险产妇有选择剖宫产或生产的权利

来源:/news/464.html 时间:2018-10-16

 

天津市医疗风险产妇有选择剖宫产或生产的权利   医生应在充分告知基础上给予尊重

【知情同意权的由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在纽伦堡审判战争期间强迫对纳粹医生、犹太人以及战俘进行野蛮的人体试验后,通过了《纽伦堡法典》,其中首次规定了“知情同意权”。而后在1964年通过的《赫尔辛基宣言》,“知情同意权”成为世界医学界共识,现已成为医学重要的伦理原则之一。
【知情同意原则】知情同意已成为医学重要的伦理原则之一,其法律表现形式为知情同意书的签署,其效力取决于医方对患者病情及治疗措施的如实告知义务。患方只有在充分了解告知内容及含意情况下签署的知情同意,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知情同意效力;患方未能充分理解告知内容而接受治疗,普遍认为医方在告知上存在过错,医方需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知情同意权】知情同意权是患者的一项基本权利,我国现行多部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中均对知情同意权做出了明确规定,表明知情同意在医疗行为中的重要作用,但在临床实践中,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对对知情同意的理解与掌握却明显不足,构成潜在的医疗风险。
【案例】原告农某、黄某与被告平果县XX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2010)平民一初字第662号
【基本案情】黄某怀孕后于2010年3月8日到平果县XX医院做孕妇检查,各项检查结果均为正常,预产期为2010年6月8日。同年7月1日晚黄某腹部疼痛,由其亲属黄某某陪同入住该院待产,负责检查的医生断定原告黄某会在第二天凌晨期间生产。结合先前的各项检查数据,原告黄某自我感觉胎儿比较大,所以要求被告给原告黄某做手术进行剖腹产,而主治医生还是以检查名义安排原告黄某到产房待产。当晚11时30分许,在黄某没有感觉到马上生产的情况下,被告的两名医务人员强行给其进行阴道分娩。分娩过程中,医务人员发现婴儿体重大,要求黄某配合进行阴道分娩,婴儿未能如愿产出,于是现场医务人员用力将婴儿从黄某阴道强行拉出。 
【损害结果】2010年7月2日凌晨50分左右,黄某分娩出一活体男婴,体重4400克。男婴出生约20分钟后,医务人员通知黄某某去看男婴,黄某某看到男婴还是活体,医生还在抢救。之后医生要求黄某某不要在产房停留。约40分后,医生再次通知黄某某进入产房时,已发现男婴确认死亡。
【诉讼请求】被告医院没有告知原告,而且在黄某多次要求剖腹产方式进行分娩时,其医务人员不及时改变先前决定的生产方法,执意进行阴道分娩,存在严重的过错。导致了黄某产出的男婴在1小时内死亡,给两原告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创伤。
【医疗鉴定】广西科桂司法鉴定中心于2010年12月13日作出科桂司鉴中心(2010)法鉴字第308号《鉴定书》,鉴定意见认为,医院存在告知孕妇选择分娩方式利弊关系上不明确,有部分不当行为。
【法院认为】在医疗关系中,充分了解医疗活动所含风险的权利和获得适当、合理治疗的权利,是患者享有的基本权利。平果县XX医院在告知黄某选择分娩方式利弊关系上不明确,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亦对此进行了说明,因此平果县XX医院应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由于新生儿在自然分娩过程中亦存在一定风险性,就临床医学而言,有众多不确定因素,且原告在婴儿死亡后未同意尸检,本院根据平果县XX医院在本案的过错责任大小,确定由其承担30%的民事责任。
【判决结果】判决被告平果县XX医院向原告农某、黄某支付赔偿金27107.3元。
【医学专家辅助人意见】医院有向孕妇就分娩方式和建议分娩方式告知义务,但医方未对阴道试产与剖宫产的利弊关系及风险告知孕妇方,使孕妇及其家属对分娩方式失去充分选择权,故医方存在告知不明。
天津医疗纠纷律师点评】患者享有对治疗产生后果的知情权,使其了解自己将面临的风险、付出代价和可能取得的收益的基础上作出自由选择,维护自身的利益。医院违反上述应履行的义务,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适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2009主席令11届第21号)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相关标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